经典a片 经典a片 ,俄罗斯美女艺术 俄罗斯美女艺术 ,metcn人体 metcn人体

发布日期:2021年05月08日

回家的路

来源:建设公司    作者:俞良望     发表日期:2020-12-30 责任编辑:楚畅  点击数:507

项目上的当地司机有个与前总理一样的响亮名字---谢利夫。此刻,谢利夫正开着一辆本田越野载着我们一行四人行驰在通向伊斯兰堡的国道上。

前面,四小时。留着小胡子的谢利夫用半熟不熟的中文道。这当然是在不堵车、路况好的情况,假如碰上堵车呢?那就不只是四个小时了。

这算不算怕什么来什么呢?南迪普地区本来冬季多雾,尤其是清晨这时候。车开出电厂大院就觉出不对劲,两米开外,你已看不清前车的屁股。

一个小时后,拨雾见日,阳光普照大地,情况才逐渐向好。你感到车速明显快了许多,你同时也注意到在你前方是一辆警察的老旧皮卡在引路,在你后面也有一辆商务面包尾随,里面坐的也全是巴藉警察。两车都是随我们一同出行的。

这是一个说过的老话题,听的人难免耳朵生茧---我们在巴国享受着超然保护,像母亲国对国宝大熊猫的保护一样,虽然这比喻不很恰当。

其实有警车开道真的是一件美好无比的事情。前面有蓬皮卡上的警察不时将车伸在外面做着手势;有时是让后面无关车辆快速超过,有时是让后面无关车辆不要跟进。总之那手势有股子魔力,总之这队形不容有外车插入。

不久还是遇到严重的堵车,非止是堵车,简直一动不能动。这时引导车再次显示威力,它带着后面的车从道路最左边空隙地带插入向前,一直驶到堵点的最前面。

只见十字路口,两辆大型拖拉机横在当面,不让车辆通行。在场警戒的武装大兵,昭示这是军方所为。是前面发生游行示威?还是恐袭交火?一时不得而知。总之在巴国,这档子事都算不上惊悚。

平日里警车护送项目部车辆外出,如果一路顺风顺水,没什么意外发生,警察弟兄们也是很安逸的。但若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们无形就增加了内心压力,显示高度的警觉。

警察跟大兵交涉后,我们的车辆被允许继续前行。路上出奇的安静,只有我们的车辆在孤寂地行驶。警察向路边摊贩询路,引导车辆向左拐入一条曲曲弯弯颠颠波波的羊肠小道。

我没有手机流量可查看,估摸着这或许是过了奇纳布河的古杰拉特地区。总之这条通向村庄的小路可真是让我们够了呛,路窄得只能容单车通行。应该也是不少车辆想由此绕行,且全是迎面开来,加上村内出入的车辆不少;当两车相错时,只能缓慢蠕行,甚至这边只能一再退让以获得缓冲空间,让前面大车先过。泥土路面,一不小心就会翻进路边的深渊或是田地。这种缓慢中等待,等待中缓慢的过程无比煎熬,同事们归心似箭,已恨不能争分夺秒;加上同胞一行四人全挤在这越野车厢内,后排三人尤其受到折磨,一路多次碎碎念:回个家怎么这么难呐?

回家的难,我有同感。早在今年清明,我便有意在届时获得休假权后回家一趟。许多同事在外工作时日更长回家愿望也更加炽烈。然而一场疫情的发生阻断了人们的美好愿望。乡愁是一种深愁,在怀着失落和压抑的心情半年多之后,直到最近巴基斯坦才开放国际航班,母亲国允许同胞归国,回家的路才正式宣告铺平,回家才变为一种不可能的可能。

前面皮卡上两名警察早已从车上下来,担当了交通警察疏导交通的角色。当车辆可以行进后,他俩双手端着枪,像特种部队一样一路小跑尾随车辆;终于没有问题后,他俩才放心地上车。就像这样的情景,我会对他们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好感。

这条乡间小路好长;小路好长,村子好大,从驶进村子到驶出村子,尤如对巴基斯坦乡村的一次大观礼、大检阅;尤如一种久违的感觉又回到眼前。

我在埃及北部河口地区时,几乎每天都要和同事带车去这样的乡村,穿越或走进一座座当地的村落。碧绿的农田,肥沃的泥土,拙朴的乡居,憨厚的农家人,还有那一杯热气氤氲的红茶。这里的泥土没有那样的肥沃,这里的村居没有那样的高大,但清真寺依然是村中最富丽堂皇的建筑、人们最顶礼膜拜的地方,人们的信仰像磐石一样的坚定。

不知不觉间,我忘了时间,汽车竟然驶上了大道。绕了这么一大圈,我们又回到了由南往北的那条国道上。在靠近伊斯兰堡的拉瓦尔品第,再次遭遇严重的堵车,又是长时间的一段难熬的蠕行,巴基斯坦的交通总是让人快乐不起来,我不想再赘述了。到了巴国首都伊斯兰堡我们打尖的中国客栈,已是五个小时以后。

前面讲到的那两个可爱的警察,在护送我们驶出村子到达国道后,便完成他们的使命,而路边泊着的另一辆警车启动了引导工作。此后沿路数次皆有这样的警车担当引导,用车辆接力的方式担负起一路的保卫工作。直到进入伊斯兰堡城区,他们的存在才随着车流悄无声息地隐去。

回家的路还在继续,很多未知的事物还在等着我们。因为未知,才觉得紧张和惶然。

十二月二十六日是关键的一天,我们四人在夜色下终于完成在巴两次核酸检测和两次血清IGM抗体采样,拖着疲惫的身体坐车返回客栈。二十七日我有些焦急地等待结果。其实我对很多不确知的事物都没有信心,或者说缺乏信任,这是我的阅历造成的。当天下午客栈老板带回来的结果是,四人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血清IGM抗体也在正常范围。这一天最高兴的事,莫过于据此从微信上向驻巴使馆成功申领了健康绿色码。

回家的路,需要怎样的造化,或者怎样的修行才能达成?我会告诉你,这种认识一点也不荒诞,而且你会确信。它首先需要一张“一票难求”的机票;今天没求到,明天没求到,然而大后天,竟意外地求到了。我们就是这样。它需要一张带“HS”标识的绿色健康码,别的什么色都不行,前提是你的身体检测要达标,有效期仅容你登机时使用,次日使作废。你们却顺利地得到了。

二十八日上午在伊斯兰堡国际机场,我们其中有三人过关手续有问题,关员不放行。这当然不是个人原因造成的,我们却为此付出每人两百美金的额外代价。过关后,大家舒了一口气---假如过不来,什么一票难求,什么绿色健康码,都成为无用之功、无稽之谈。天时地利人和,缺一样都不可。

五个小时的云端之旅后,到达武汉天河机场。然后再次投入紧张的“战斗”中---不是跟敌人打仗,是跟自己的腿力、臂力和眼力打仗:填写和提交纸质个人信息,接受下机后又一次血清IGM抗体检测和又一次核酸检测,也就是提取鼻腔分泌物和静脉抽血,完事后才能到行李大厅提取托运行李箱;再然后是再次排队接受安排隔离的酒店。一次次的排队,一次次的耐心等候,它能把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云长耗死,却仍然没有耐我们何,这难道还不是一场对修行的考验?

本就背着一只背包,手里又拎了两件包裹,然后还要接过那些要填写的这单那单捏在手里,还要拿着机票、护照随时出示,还要拿着手机出示健康码等;我穿着一件防护服,从头到脚严实罩下,这些要紧的东西只能一大把全捏在手心里,恨不能三头六臂才好,那真叫一个烦字了得!

由于不透气,全身湿漉漉的,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流,眼镜片雾得看不见路。这时才真是羡慕那些眼睛好不戴镜的人。而N95口罩的皮筋勒得我从耳根到太阳穴都是疼痛的。我顾不得自己的手是否还洁净,一次又一次用手指去擦拭雾住的眼镜片。过了海关安检,随身带的洗手液都是要收去的;而机场内公用的水龙头你也不放心使用,洗手这个环节就已经崩塌。所有防疫的方式和细节,在这种时候已经显得苍白无力。在嘈杂的排队长流里,在拥挤的人挨人就坐的机舱内,人们济济一堂,近距离在一起,甚至还交头结耳地说话,所有防疫的方式和细节,在这种时候都已经显得苍白无力。只能自求多福,望上天眷顾,只有我这种有切肤体会的人,才会说出如此肺腑之言。还有为了减少入厕的麻烦,大早上只喝了点稀粥连水都没敢喝就出门而去;还有为了降低疫情下的不安全因素,你没敢在坐满穿防护服的人群的机场用餐也没敢在飞行的云端上用餐,你饥肠辘辘从白天苦熬到深夜,双腿还要不停地奔波;纵然是个常年在外的旅者,也会怕,怕这样的颠沛流离,怕这样的心力交瘁。

已是武汉子夜,天黑蒙蒙的,只有路灯的光亮,和前面车辆尾灯的亮光。大巴车载着稀稀拉拉十几个人从机场出发,驶向江夏区隔离人员居住的酒店。由武汉的极北驶向极南,又将是至少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又将是另一场辛劳的接力之旅。

车内很安静,又有些燥热,人们失去交谈的兴趣,不少人将防护服的帽子放下透气。有人倦得受不了,伏在行李箱上一路打起了盹。这辆车一路行驶,穿过时明时暗的街道一直往南。这无休无止时间漫长的行驶,似永无止境,永无尽头,它将带我们一直由黑夜驶向黎明么?

我没有倦意。在回家的路上,我尽管受尽疲累,却已接近路的终点,我在为自己感到欣慰。

我想到有些不怎么幸运的人。伊斯兰堡那家专门做中国人生意的客栈老板告诉我们,有六名从卡塔尔转机来巴的中国务工人员,本来满含希望顺利通过核酸和血清检查之后,搭乘在巴南航客机回到中国武汉。然而检测发现他们的血清IGM抗体大于0.5属于超标范围,因此无法获得准予登机的绿色健康码和回国的权利。只能再次回到中国客栈里去。

在巴继续逗留的时间,可能短则数月多则半年甚至未知。付出大量不菲的食宿费用且不论,那份巴望着指标下降的难受劲一定让心里不好过,睡不安稳食不甘味。而让指标降下,真的不是吃点药就能见效快的那种事。

沦落他乡为异客,心念故土身在胡。总算到达了国内,总算回来了,这就是幸运的事。

国内的风是凉爽的,熟悉的空气,熟悉的世界。 

 

 

 

 

 

 

Copyright 2016 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